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时政要闻 > 十八大以来49名落马高官中已有26人被移送司法
十八大以来49名落马高官中已有26人被移送司法

www.gddj.chinanews.com     时间:2014-09-14
 来源:新京报

十八大以来49名落马高官中26人已进入司法程序

  图解落马高官案件进展

  1、哪些高官进入起诉审判?

  8名高官进入起诉审判

  记者梳理发现,十八大以来落马的49名省部级及以上高官中,已有26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其中,十八大前落马、十八大后进入起诉审判环节,以及十八大后落马并进入起诉审判环节的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共有8人。

  2013年7月25日,薄熙来涉嫌受贿、贪污、滥用职权犯罪一案,被提起公诉。2013年8月22日,一审公开审理。2013年10月25日,二审公开宣判,维持一审无期徒刑判决。这是十八大以来我国进入起诉审判环节最高级别的官员。

  薄熙来于十八大前落马,并在十八大后进入起诉审判环节。与其情况相似的还有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吉林省原常务副省长田学仁。

  这4人中,最早受审的是黄胜。2013年5月3日,江苏省南京市中级法院对黄胜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黄胜犯受贿罪,受贿金额达1223万余元,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两个月后,刘志军被判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田学仁于去年11月1日被判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此外,十八大后落马并进入起诉审判的高官有4人,分别是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内蒙古自治区原统战部部长王素毅,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总工会原主席李达球。

  今年6月23日,刘铁男已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今年7月,王素毅被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今年8月18日,童名谦被以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李达球案已于8月28日开庭审理,目前尚未宣判。

  2、从中纪委调查到法院一审需多久?

  调查到一审最短8个月

  省部级及以上高官的落马案件,从中纪委调查到法院一审,一般需多长时间?

  记者梳理已受审的高官案件发现,省部级及以上高官从中纪委调查到法院一审,最短用时8个月,最长则需2年4个月。

  在已进入审判程序的高官中,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案持续时间最长,达2年4个月。2011年2月,经中纪委证实,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3年6月,该案在北京市二中院开庭审理。

  2012年4月10日,鉴于薄熙来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决定,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由中纪委对其立案调查。2013年1月,中纪委对外透露薄熙来案已移送司法。2013年8月,薄熙来案一审。从中纪委立案调查到法院审判,中间间隔1年4个月。

  在受审高官中,童名谦从中纪委调查到法院审理的时间间隔最短。

  2013年12月,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童名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今年8月,北京市二中院对童名谦案审理并宣判。历时8个月。

  此外,已经宣判的高官案件中,王素毅案件从中纪委调查到法院审判间隔较短,为11个月。

  受访学者对记者表示,高官从纪检部门立案、移送司法机关,再到法院审判的时间,主要根据案件的复杂程度而定。童名谦案因为案情不复杂,所以时间较短,而薄熙来案、刘志军案因为案情复杂,持续时间较长。

 3、高官落马案件在哪审理?

  7名高官异地起诉受审

  根据公开报道梳理,除上述4名十八大后落马的省部级高官进入起诉审判外,另有22名省部级及以上高官经中纪委查办后,已移送司法机关。包括倪发科、李春城、郭永祥、季建业、廖少华、陈柏槐、郭有明、陈安众、王永春、蒋洁敏、李东生、冀文林、杨刚、阳宝华、毛小兵、许杰、徐才厚、姚木根、沈培平、祝作利、谭栖伟和李崇禧。

  这意味着,截至9月11日,49名落马的省部级及以上高官中,逾5成已进入司法程序。

  其中,在已进入起诉审判程序的8名高官中,7名高官在异地起诉受审,只有刘志军案在北京本地审理。

  具体异地受审的信息是,薄熙来案在山东济南审理,黄胜案在江苏南京审理,李达球案在吉林延边审理,田学仁案在北京审理,童名谦案在北京审理,王素毅案在北京审理,刘铁男案也已由河北省廊坊市检察院向廊坊中院提起公诉。其中,北京是异地审理高官涉腐案件最多的省市。

  此外,已移送司法机关的倪发科,也已由最高检指定山东省检察机关查办,可能会在山东受审。

  据媒体报道,近年来,高官异地受审渐成常态,90%以上的高官腐败犯罪案件都在异地审理。例如,上海原市委书记陈良宇在天津受审,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在陕西西安受审。

  辽宁一位负责刑事审判的法官介绍,我国高官异地受审最早源于2001年辽宁的“慕马腐败大案”。在该案中,122名涉案人员被“双规”,62名涉案人员被移送司法机关。最高法指定江苏南京、宿迁,辽宁省抚顺、大连等7个中级法院同时异地审理。

  “因为高官在当地有很大的势力范围,如果在本地办案审理,会有很多干扰因素,异地审理可以最大限度减小这种干扰。”上述法官说。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认为,当前我国反腐进入深水区,省部级及以上官员落马,进入司法程序后,异地审理成为常态。

  4、落马高官如何聘请律师?

  家属多聘业界知名律师

  公开报道显示,8名进入起诉审判程序的省部级及以上官员中,只有薄熙来案进入二审,其他高官均未上诉。

  薄熙来案中,济南中院一审宣判后,薄熙来代理人向山东省高院上诉,最终山东省高院维持了一审判决。童名谦、刘志军、王素毅、田学仁、黄胜在一审宣判后均未上诉。

  在上述案件中,只有童名谦(玩忽职守罪)没有聘请律师,他在法庭上自行辩护。其他7名高官涉腐案都有律师为其辩护。

  涉腐高官如何聘请律师?聘请的标准是什么?

  北京一位知名律所的刑辩律师介绍,一般来说,涉腐高官的家属在聘请辩护律师时会选择在业界有很大影响力的律师,或者代理过很多官员涉腐案件的律师。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的李贵方和王兆峰律师,曾代理薄熙来案。他们都是刑事诉讼领域比较有影响的律师,曾参与、代理多起涉及高官腐败的案件。

  炜衡律师事务所李肖霖律师,曾代理过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徐炳松案。

  李肖霖说,和代理普通案件相比,涉腐高官的家属会更敏感,对律师的辩护策略会要求了解的更多。

  此外,官员家属在案前与律师是否熟识,也是聘请律师的影响因素。

  一位受访法学学者认为,由于落马高官原来都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对于案件中律师的聘请会非常谨慎。除了考虑律师在业界的知名度外,一般会选择比较熟识或比较信任的律师。(记者 邢世伟 实习生 赵欢)

责任编辑:小胡
    数据统计中!!
    相关阅读: